为何而来

说起来,其实是不知道是被谁安利来的,似乎是很久以前有人提过在看春物,自己当时也没有在意。在一个恰到好处的时间点,需要处理的琐事都告一段落,自己对于大学的考试也有了新看法,不再做一些没有必要无意义的投入时间的工作。于此而来的是大量充裕的时间,虽然名义上实训课爬满了接下来生活的课表,但高效的学习方式才是自己一直所探索的,观察清楚其实质后,敷衍与散漫的情绪也渐渐滋长。

也许很多人都活过大老师的样子

目之所及

有趣的事情是,我是从第二季开始看的而不自知。起初特地留了心眼比对2017OVA与2016的动画番,还以为自己挑对了233,等看完才发现,这样早期剧情上的一些突兀感也解释得通了。春物算是近些时候看的最对自己胃口的番了,以致于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甚至还想写点东西。最先有的想法是代入感,把自己代入大老师,自己是否有过那段经历,年少的青春期不知名的情愫,青涩的表白信,既定的无法脱逃的发卡命运,被众人当做空气的冷落感,甚至于以“自爆”的方式“侍奉”别人 (番中衍生词:“自爆”指不计后果伤害自己,“侍奉”指帮助别人),以及最后哽咽着吐露渴望“真心”的内心。作品是超于现实的,一定程度的代入感使得我对此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去努力看懂它。说起来其实有点好笑的,现在的年纪已经算是青春期毕业老生了,那些事情你不提它就永远埋着了,春物让我去正视自己,去思考与人交流的方式。看过一篇漫感,文中将番中的人物划分为三个等级,消费者(阳乃、隼人),生存者(绝大多数),生产者(大老师),像极了我的成长轨迹。小学时候的生产者,企图合群却不合,思维天马行空,初中高中时候努力从生产者转变生存者,以不断迎合他人的观念来获取在社群中的地位。上了大学至现在,已经较为成熟的进行社交,游离在生存者与消费者的边缘。但是为什么看春物会想这些,春物是恋爱番啊喂。回归正题,我身体里的比企谷八潘,也曾有勇气自爆帮助别人,并觉得没有什么大要紧的。当看到大老师自爆表白,雪乃和结衣瞬时的那份失落,真的非常难受。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自己往往会忽略亲近人的感受,而小学我们就学过课文伤痛能好但疤痕消失不掉。

发生变化的一些事

有些时候,不知道是自己自我意识过剩还是,女生频繁的多问几道题目可能觉得有好感,发信息不回复可能觉得不喜欢自己,对两性关系敏感却怯怯懦懦导致到现在一个像样的女性朋友都没有,还经常和朋友调侃自己异性缘差却不自找原因,谈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也总主动接锅认错,但是根本貌似没有用啊。自己也知道啊,你跟朋友认错,朋友只是旁观者,他能说什么,啊,也不全是你的问题,没事,以后会更好的。认错的本质是为了改正错误,频繁的夸谈也都是逃避。所以,也不要用“随心而动”去蛊惑欺骗自己了,总有理由骗着自己的内心去做一些明知道是错的、不应该的、肯定绝对必然会后悔的事情。有一种说法是,考试时候犹豫不决之时,相信你对这题答案最初的印象,往往是正确的。那些奇思妙想,我知道是非常珍贵的从宇宙中来的,但是也不能全盘取之了呀!

future

最后,生活就是故事本身,抬头的时候,天是晴的。
No value、no action、to be a better man. ​​​​

未来可见的一段时间里,自己需要好好努力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