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我要用这个作昵称?

​​

与ZF相识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那会儿的麻同学只会留小平头和毛寸,文弱腼腆,小虎牙还没长齐,不戴眼镜。入学第一天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谁来的早谁就能自由的选座位,把包往那一放或者贴个便利贴写上自己的大名,象征着这个座位属于自己了。来签到的时候已经午后三晌,放眼望去全是黑压压的书包,只好灰溜溜的在后排插了个空,中间倒数第二排还行不亏。坐下后右手边同学和我搭话,“hello,你也是X班的呀”,我歪过头看,戴眼镜的大众男,放在人群里绝不会察觉到他的存在的那种路人气质,“你好啊” “不记得我了嘛,我们一年级时候一个班的” “喔,对,你叫ZF,哈哈”我尴尬的摸了摸头,脑海里搜寻ZF的信息,半天无果,嘛确实是没什么印象。那天趁着ZF课件上厕所,偷偷翻了一下他的文具盒,印象中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小指南针,指南针下压着的小纸条写着“斗罗大陆”四个字,我隐隐的把这一幕记了下来,现在回想起来都格外清晰,与其反差是当时50+人的班上我现在记着名字的人不足五个了叭。

谈恋爱是需要两个人互相吸引的,成为朋友也一样,两个人一定有些相似的爱好或者特质。对于那时候的我,如果你读小说,玩LOL,还稍微爱那么一点学习,那么你就可以做我的朋友啦。可惜ZF不玩LOL,ZF对于学习应该算是有爱的,可惜成绩一直平平,不过当年的ZF可是非常喜欢小说,偏偏追的书还和我一样,天天讨论下一章会讲什么,故事会走向什么终局,最后男主会选择哪个当大老婆哪个当二老婆,还给我推荐过几首歌,内容都忘得差不多了,记得有一首《坏女孩》,前几天唱K突然想起ZF,就连唱了五首徐良的歌233。当时是三年级啦,后期气氛也慢慢紧张起来,游戏啥的也玩的少了,小说也慢慢只追一部了。中考前三天,回家前一天,撕书的撕书,和宿管处理恩怨情仇的处理恩怨情仇,哭哭啼啼卿卿我我的情侣哭哭啼啼卿卿我我,我和ZF相约坐在操场上,那会还没草坪,就随便找了个石头,开始讨论啊,追了这么久的小说马上要结局了,男主终于掌握武功,突破桎梏迎战最终魔头拯救世界和自己的女人,我们也要中考啦。你知道吗,我听说中考是人生最难的考试哦,比高考都难,高考你失败了全国那么多学校可供你选,但是中考失败了可不行,县城就那么一所中学考上有机会上好大学,不过你成绩不错肯定能考上啦,我的话应该能考上指标录取吧,咱们学校指标还挺多的。对了,考完试我们那里有庙会,要不要来我家吃饭呀。好啊,“梁子”就这么结下了。事后那是ZF的父母第一次见我,在他家吃火锅的时候,我笨拙的拿筷子夹一个红红的圆圆的食材夹了若干次仍失利,他妹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了“那是调味的枣,不能吃0.0” 哄堂大笑,这个名场面算是我中学轶事里记忆最深刻之一了。


高中与ZF同校不同班,ZF爸妈为了ZF的功课着想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一次约ZF玩去他家蹭了顿饭,发现他家有WiFi还有手机可以玩,于是后续好多次以与ZF交流学习之名在周末溜到ZF家和ZF一起玩。那会儿的日子可规律了,早上八点去“新自由会所”包个早场,中午蹭饭于ZF家,下午看会虎牙直播和ZF玩各种手游,在ZF妈妈面前露脸的次数愈来愈多,致使阿姨对我印象深刻。


是时候回归标题了,在我脱离早期非主流的诸如“寂寞&滋味”“吻天使之痕”这种的昵称后,有一日问起ZF,“诶你的昵称是啥哦”,“啊,追风的少年,怎么样不错吧”,“啊哈哈哈哈 你怎么会起这种普通的昵称,一点个性都没有” ,“emmm,哥以前叫旋风小子,后来觉得都这么大了,旋风小子有点稚嫩,索性结合自身心境,起名追风的少年,意指向着目标不断前进”,“呃,这个名字…”,“怎么了,我妈还说我傻,风那种触之不及的事物,怎么可能追的到,这个昵称不切实际。 唉,她又怎么会理解我的心境呢,哥内心可是有着远大的目标的”,“好名字!”我随声附和(内心OS:反正我也不知道给自己起个啥昵称,不如也跟着叫追风的少年吧,还能装作舔狗,鼓吹一下ZF的文采),这名字就这么一直用着了。


世界上有一件事情的密级是“绝密”级别的,放在情报局那得是大红档案袋覆盖一溜印章存在好几层保险柜中的。今天拿出来说一哈,这件事情可能只有我和ZF知道,那就是ZF真的有文采。 ZF家中常备意林读者等期刊,甚至上个暑假和ZF压马路路过书店还是报刊,ZF都顺手去拿了一本季节合订版意林,是真爱了。诚然光读书报不然算作有文采,光读意林这种传统式心灵鸡汤文学更不能说怎么怎么样,重点在于ZF写过小说儿。有人会说小说我也写过,那种时候写出来的东西,现在看看岂不是小儿科,(其实我也写过一本作文本厚度的玄幻小说),但是我接触到朋友里的没有人写呀~~~。ZF拿出来给我读的时候我都是星星眼,他还说我是首批读者,甚至可以参与到情节发展的讨论与世界观架构的设想。hhhhh,当时也瞎讨论乱七八糟不过更多的是吐槽,果然ZF最后也没坚持下去,不过偶尔说一两句话,我总是能从其中解读出不一样的东西,大多时候说者无意,我就吹捧半天“ZF牛逼”2333,很多时候以ZF为参照,看到了更多自己的影子叭。


昨天闲时打开某直播平台的一个女主播房间,是一个音频聊天的御姐音,当时和弹幕互动的话题什么算是真正的好朋友。主播说,她会真心的期待一个人好,没有嫉妒,没有附加自己的利益,像家人一样经常性的替彼此考虑,关心她,彼此在双方父母中也都有一定的印象。如果以此为依据的话,ZF大概是我很好很好的朋友了,更美妙的事情在于,我和ZF之间几乎没有起过冲突,大多时候ZF不情愿的事我说两次无果也不会再说了,我偶尔无理取闹耍性子,莫名的想要实现自己天花乱坠的想法,ZF也会陪我做。我们一起打通宵,一起喝酒吹皮,一起唱老男孩素颜,一起坐在星空下YY暗恋对象和小说走向,一起走过青春那几年时光。看着我从青葱少年到痘痘男孩,后来听ZF说过,当年我去找他们班还他卷子时,还引起过他们班女生的讨论hhhh,靠颜的吃饭时候没有珍惜,长大了没得选,只能好好努力了。


想起来自己当年还根据昵称写过相应的签名,怕忘了还是记下来叭,反正这些东西都是写给自己看的,记忆这种东西,一不留神弄丢了,真是太可惜了呢。

“狂风大作的世界,没有方向”

    “风细了,我也渐渐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风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