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客莫惊咲,云间比翼多 ——今天让我们来聊一下桐咲三人组之一的咲

咲是一个特立的青年,做事情有自己的主见,泰达米尔说过:“随心而动”,这句话在咲身上一度是非常适用的。

与咲结识是因为一款网游,我段位高咲一级,咲便觉得我挺厉害的,而我恰恰最享受别人尊敬我,于是两个人开始愈发亲近了起来。时隔多年,我已忘记自己是先认识桐还是先认识咲的了,总之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与桐咲之间的羁绊都越来越深。入学时候我带着一款Nokia暗金色手机,每月流量30M,就天天上网站看看小说消遣,咲身处我后三排座,每次自习课时候戳戳前边同学,帮我叫一下M,传到我回过头,看见他指了指我手机,我无奈的传给他。他喜欢读一些游戏理论的东西,借手机过去就是看英雄克制,游戏攻略,掌握“知识”后,在课间与饭点与我讨论交流,不亦乐乎。

一件趣事在军训前一天夜里,由于第二天九点到校,桐咲三人组在我的带领下前往“金太阳会所”包夜,现在想想“金太阳”算是我接触过的网吧排名前二烂的了。明明是三个人高中第一玩夜场,偏偏遇上网络卡顿,游戏维护,三人还不是连坐,我无所事事看桐玩虐杀原形,咲一个人在二楼看解说(还是那种粗鄙的游戏解说),后来我和桐都睡了,咲一个人看了一晚上。

咲说自己不喜欢做题,说自己以前很厉害,玩游戏也能考的很好,咲喜欢上网,我也喜欢,我喜欢是因为高中自由了,咲说因为他喜欢。现在想想很多记忆都模糊了,印象中和咲做过一段时间的同桌,然后天天叨叨叨叨叨叨,身边的女孩子还捂着耳朵 “别整天说什么寒冰饮血剑了 啊喂” 。后来因为双双成绩下滑,没过多久就被调开了。

高二时候有过一次离家出走,没地呆只能找咲出去上网,咲说我必须找个理由,想了一下午,决定以看午夜场的电影太晚顺便住在朋友家为名溜了出来陪我,那天我们的脾气都有点暴躁,我是因为与家里怄气,咲是因为莫名其妙就被我捆绑出来上网通宵。辅助抢了咲一个兵,咲打了一个问号,辅助又抢了一个,咲在公屏里开始互动,转眼辅助又抢一个,咲破口大骂“你一个辅助抢nm的兵呢,lz一个adc补不到兵全被你一个sb辅助抢完了,cnm你XXXXXXX”,整个网吧哄哄的声音一下子小了,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看了过来,我锤了他两下,“你个sb,公共场合声音低点啊!”,咲骂骂咧咧的不做声了。后半夜咲问我最近有什么新上映的电影吗,咲家教蛮严的,回去以后他妈可能会盘问他,我说外面海报贴的好像是《催眠大师》你可以看一下,而后咲就去找资源去了。后来我和他吐槽这件事,他嘟囔“那电影还挺好看的”。

二年级那会通宵包夜逐渐常态,很多时候不知道自己该干嘛,浑浑噩噩互相鼓动“要不咱们上网去吧,你看明天都是语文生物啥的”鼓动的发起人经常是我,我其实内心是不想去的,但是就是坏坏的想引诱咲去然后自己鸽掉,看第二天咲在课堂上生不如死的时候隐隐有一种快感。一日从早说到晚,咲终于被我说动了,两个人推着自行车从车棚向上走,快走到门口时我突然怂了,就那种觉得自己在折磨自己,但心里又痒痒的,觉得自己都说了要求而不去,第二天肯定会被嘲笑吧。咲一眼看穿了我,甩我一枚硬币,我抛出去后掉到了一个黑暗的角落,“爱情公寓里有一句话,你在抛出硬币的那一刻应该已经有自己的答案了,所以正反面都不重要,想去就去,不想去我也不会嘲笑你,咱们就回去睡觉”“那我们就回去吧”我苦涩的笑,直面自己内心的丑恶,折磨别人又折磨自己,何必。

高考过后,桐咲三人组去向都不错,有时候距离远了,友谊才显得珍贵。

见过我最丑陋的一面,聊天的时候可以无话不谈,放飞自我。读到一句名言分享给他,女孩子不理我去问他为什么,有了烦心事去烦他,做了一些这种事那种事觉得自己特别蠢去问他值不值得,所以咲真的什么都知道吗,在我无助、矫情、神经兮兮的时候,我觉得他会给我答案。

一起的故事太多了,写的时候随便都能想起来诸如爬山车游喝酒压马路卖对联???算了算了,总感觉自己写的不太称意。对于风花雪月,可能有更多想说的,对于咲嘛,回去别忘了答应我的那顿饭!!!!!

长图结尾,改天好好聊一聊桐的故事,一定好好构思!!不会写成这种乱七八糟的了。


晌午
深夜
残缺的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