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期四天的数学建模美赛结束了,念念不忘,这次比赛约等于大学生涯参加的最后一次竞赛了。

与我组队的队友是两个同年级数学系同学A和B,三个人在之前的国赛中各自参赛都拿了北京市一等奖,AB都打过一次美赛,A拿了M(当年可能我校就两只M),B拿了S,我没打过。

比赛准备阶段老师发了一本《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的PDF让我们读,并表示对我们组期望较高,然而我并没有读,对建模的理解力基本停留在国赛(那会儿我好歹还读了两本书,跑了一些模型,独立写过建模论文)忘得差不多了的阶段,与队友的接触也就赛前几天与A碰面聊了一个小时,并不知道B长啥样。

好的比赛开始,第一天我们三在逸夫楼会和,我去的最早,把题目大致读了一遍,等AB来了讨论选题。A在中科院某很强的所实习半年以上,(并已经得到该所校园卡,如果能保研稳去该所),学习研究的课题为区块链比特币,刚好与F题不谋而合,又因为A之前拿过M,所以这次比赛基本由A主导讨论数学解题,我负责计算机建模,B负责英文翻译和论文排版撰写。

第一个大坑是我们选了F题,最开始讨论便将大数据题C(跑不动),养龙A(什么jb题读不懂),卢浮宫疏散D(建模困难)排除,后续因为老师说E数据无法获取排除E,保留了在B(调度飞机)和F(数字货币金融模型)之间选择的余地,因为我心里保留着侥幸心理,如果弄F搞不好也不是我的大责任,选B的话无法建立模型就要背锅了,所以一直支持选F,再加上A同学对区块链的认识确实不浅,也有途径收集到各种前沿知识和理论,我们觉得可以凭借这个方面脱颖而出,最后还是敲定了F,用了一天。

第二个大坑是时间安排极不合理,数模一共四天,理论上每天都是时间,重要程度应当都是一样的,但我们这次比赛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最后一天做完的,论文提交截止时间前十五分钟还在完善修正论文,最后一天几乎无休,每个人都承担很大的心理压力,导致论文最后的结果与最初的预想相差较远。第一二天,我们一直在找论文,读论文,分析题目中循环,A具有很强的数学逻辑思维,每次说来我们重新解读一下题目,都能讲一堆东西,关键问题就哪几句话,A解读翻译了十几遍,我们一直在讨论该用什么模型,论文的主体是什么,特色是什么,讨论来讨论去,两天就这么过去了。

第三个大坑是眼高手低,AB身为数学系科班,看不上AHP,PCA,熵值法,灰色预测,线性回归等“水”算法模型,一直想用一些高大上的模型去求解问题,因为F是政策题,本身求解一个正确结果可能没有那么重要,关键在于模型的创新性和实用性。数据的收集也是难点,建模过程数据收集,程序设计,建立模型的工作全是我做的,AB看一个文献,问我一句,“Met,这个模型能不能做”,我:“可能可以做,但我可能做不出来”。数据收集也不是那么容易,跑遍多个中央银行统计数据库和统计网站以及在哥们(¥)的帮助下与某宝商家进行交易,才得到想要的数据(十个数据你要我十五块钱是不是太宰客了啊喂)。一个悲催的结果是,最后我们实现的数学模型全是基本模型,一些经济学模型在耗费大量时间尝试建模仍失败的情况下只能放弃以解题为准。

第四个大坑是个人的心态,于我而言,数学建模比赛考量的是一个人的学习能力和抗压能力,它不在于你前期模型知识的储备量有多丰富(当前必备的数学模型知识需要有),因为很多题目一出来是没办法直接套用模型做的,需要查询阅读大量的文献,从文献中获取可以使用数学模型,并编程建模实现。它要求你在短时间内能够掌握一个东西并运用它求解问题,很不幸的是,我发现自己的能力不够。我用了一天多的时间,研究经济学中常用的向量自回归模型(VAR)以及结构向量自回归模型(SVAR),下载安装EViews软件,并根据多篇论文的研究方法和软件介绍说明书建立时间序列,进行ADF检验,生成VAR模型,对未来进行预测。用是会用了,但是我并没有复现论文中的结果,生搬硬套代入数据也并不能求解出一个具有说服力的模型。然后我就自闭了,那是在第三天中午,我在多次尝试无果后认清自己是个废物,鼓起了很大勇气,对队友说抱歉,我实在是学不懂,这个模型我建不出来,,这块用语文建模行不行?队友也懵了,咱们之前不是说好的么,你之前说这个不是能做么,哇哪现在怎么办。最后又啃几篇论文,找到简易实现的模型实现了。在论文中我的工作大概是建立了两个模型,并对模型进行灵敏度分析,期间心态爆炸过约四五次,因为模型建不出来,因为怕自己做不完自己的分工,虽然睡得晚但睡前脑子里一直想自己明天到底能不能把这个模型建出来呢,如果建不出来那可咋办呢。数学建模过程中一次又一次认清自己的无能,也一次又一次逼着自己必须完成,即使困难的部分无法实现,换个简单的模型我也要把要求的工作做完,因为当我说无法用数学建模只能用语文建模时,AB看我的眼神让我觉得他们仿佛万念俱灰,我觉得不能这样,如果队伍三个人都绝望,那就彻底完了,之前讨论那么久那么多想法就实现不了了,别说什么保H冲M了。好在最终数学模型都搞完了,结果也勉强能看。

其实后期队友的心态也崩了,设置数字监管模型和金融模型的A数学逻辑非常强且秉持着数学思维解题,但是A发现这道题以我们的能力根本找不数学模型的解法,逼A用语文建模实现简直就是逼良为娼。B负责分析系统产生的影响,一直坚持图文并茂,从多篇论文n多字中极尽所能的摘要出三页综述,然而只有两张图,最后一晚上由于B负责排版和翻译,根本没有时间去处理他之前写的部分,所以一直求我或A如果有时间帮他把图修改一下,然而我们处理完我们的工作已经早上八点了,B对于LaTeX的理解也不是特别深,在排版撰写论文中的过程也遇到不少问题,一直也担心最后可能完不成论文,好在最后总算完成了。

在我写这篇的时候,对面座位的大妈用超高分贝的方言电话训斥自己的一个亲属,整个车厢都能听见,我离她那么近,导致写文章的时候自己也有几分暴躁老哥了。


乱七八糟的桌面该收拾收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