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α啊

α是水群认识的。刚知道录取学校后上贴吧找新生群,然后怀揣着对于大学的新鲜和好奇疯狂水群,日常膜学长开车,撩学姐,发段子和获取新知识,期间α,m和D最为火热,都水到了江湖传说那种程度,现在想想当时都是别人发表情包,自己跟着发同样的,别人吐槽一句话,自己接一句相同的话,可惜那个时候“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这条定理还没有像如今这么火,不过仅仅这么做都能天天乐呵呵的水上一天,还是相当怀念那段时光。


水群的果然只有我肥宅



面基是在开学后,第一印象是α长的蛮帅的,他女朋友也很好看(?)。α带m地铁初体验,南锣鼓巷溜了一个小时最后因为觉得好贵只喝了杯老北京酸奶,因为同系不同班,刚入学人生地不熟,一开始吃饭休息玩都经常跑去找α,印象中还引起α舍友的灵魂拷问“为啥你不和你舍友XXX”2333,后来就慢慢习惯新环境了。

日白是都市大学生聊骚变体,一直日白一直爽


对于日白的定义,α给我解释的时候距现在过于久远了,记不太清,大致与吹牛扯皮一个性质,就是说烂话,互相吐槽,互相玩梗。每每上课无聊或者晚上不想睡,日白小剧场就开始了,从人生哲理到情感天堂,从辩证批判XX电影到…到啥我也忘了。日白的G点在于即时起兴,它不论你有多么渊博的知识基础,有多么深厚的文学功底,就那么一下突然想到的一些词,一些话,运用一些反惯用思维的方式,故意设坑互相跳,互相嘲讽,角力于谁先受不了谁更sb谁就输了,时常大晚上在床上笑出猪叫,不是我疯了,是日白太上瘾。


中晚期_无药可救_等死


谁不想执剑屠龙,又都是用过至尊宝当头像的哈麻皮


m   “你头像是谁”

    α   “周星驰,大话西游没看过吗?”

    m   “没有,你个哈麻皮。”

    α   “你就是个猪儿虫。”

m    “我是至尊宝,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一个紫霞仙子”

    α    “???”

    m    “推荐你看大话西游,不错”

    α    “???”

    m    “别问了,问就爱过,如果有期限”

    α    “你个哈子”

换手机后很多截图都没了,随便放点有文字相干性的

心理学好啊,心理学好



一次一起喝酒,α说想学心理学​,我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一次一起喝酒,α说想学心理学,我“???计算机不好玩吗”

一次一起喝酒,α说想学心理学,我看到α读了好几本厚厚的书还买了心理学专业考研相关的本科教材,so what can i say,我把α当心理老师诉了诉苦,顺便探了探他的虚实,没想到还有点东西,抱着支持鼓励的态度,建议α持之以恒下去,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真正喜欢的事物,一定要加油啊,放弃我锤死你。

一次一起喝酒,α说考研考计算机,理想拗不过现实,心理学不来钱,没啥出路。


勤于思考(?)

半夜能约出来喝酒的算不算酒肉朋友



以前某个粗鄙村夫对好朋友下过定义:我半夜两点不舒服约他喝酒,他肯陪我去,​那这个人,算好朋友。

“在?”

    “嗯?”

    “明天X课帮我答到”

    “...”



    “在?”

    “嗯?”

    “不舒服,出来喝酒”

    “...”



    “在?”

    “嗯?”

    “周末去看话剧,票看好了”

    “...”



    “在?”

    “嗯?”

    “晚上出去吹大风”

    “...”

α面对一个经常提一些唐突的要求的人,能够做到海纳百川,兼容并包的程度,这一点是我非常钦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