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的生活是一成不变的,我学识粗浅,目光短陋,记录一下自己在这段时间以来的经历和思考,聊表慰藉。
生活如现在这般,是我用尽想象力也未曾料到的。

社会之疫

  截止到2020年3月17日,新冠肺炎累积确诊人数国内81135人,全球185909人,累计死亡国内3231人,全球4198人。疫情正在以燎原之势席卷全球,各国政府或积极或消极,随着确诊人数的不断升高,网络舆论声音日益高涨,没有硝烟的战争在世界各地打响。

身体之疫

  在县政府出台禁止聚集性活动和关停餐饮娱乐业服务之前,新冠病毒对我生活的影响趋近于零。前一天我还和初中同学喝酒吹皮吃火锅,上网聊天压马路,从早上九点玩到晚上十点才回家,第二天村委会就挨家挨户统计有没有武汉回来的,并且说过年就最好不要串亲戚了。年后五天左右父亲打麻将回家后咳了几声,打了几个喷嚏,大约半小时后我和母亲也开始微咳,互相调侃老爸把流感带回家了。第二天上午我去村边取快递,没有穿外套,大概是受凉了,晚上开始感觉头晕发热,一测温度38.5°,全家人都有点惊慌,吃了一点退烧药就草草睡觉。第二天早上父亲开好了退烧药和感冒药,我开始度过浑浑噩噩的发烧周。大概吃药三天后,体温就保持在37.5°左右浮动,早上可能低点,一到晚上就升高。我开始天天关注肺炎的症状和网上人们po出的生活状态,低烧,不咳嗽,口干,胸闷(心理作用),那几天我很害怕,想去医院拍CT,家人怕交叉感染。我从网上看到有武汉治愈的人po出医生开的药方,便让父亲去药店开了好几盒连花清瘟胶囊,扑热息痛,小柴胡颗粒,999感冒灵,还有两种不记得名字的抗生素。每天醒来就是量体温,吃药,玩手机,睡觉。直到最后连续一周都在36°,才彻底放了心。这个经历是奇妙的,我在发烧一直不退的时候,做梦梦到自己患了新冠,早上四五点就特别清醒地醒来了,我深刻地认识到,我很怕死。每天记得日记也很规律,“无事,晨时体温正常,晚间低烧,37.5°”。
  烧退后大概半个月,脸上痘痘肿的很厉害,疼的不行,恰巧假期暂时无限期延长,于是去医院看了中医。县医院挂号没什么吐槽的,看病病人根本不按号来,好多给大夫看过一次的就称大夫的熟人没挂号就插进去让大夫号脉,还有老头老太太仰仗自己年纪大了就直接坐诊室床上排队,大夫喊半天在外面等,按号来,一个一个进来,一点用没有。好不容易排到我,我问大夫大概喝多少副药能好,大夫说先喝着看吧,只能慢慢调理,给我开了三天。取药更是操蛋,我把药方付费单递给取药处的护士后,她就一直坐哪,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取,问了她一遍她回了一句不知道什么,声音特别低,我也不好意思在问,就一直搁那转悠,大概二十多分钟才取好,我真是吐了,明明那儿就我一个人取药还弄这么久。到现在已经喝了三周了,效果一般,亲戚们都说这个东西对人,一下子也看不出效果。不过还是挺扎心的,在外面上学大家也没怎么吐槽过我不忍直视的脸,回来后老被说怎么还这么多痘痘,希望开学前能好一点吧。

心理之疫

  假期到现在做了三件事:好吃懒做、玩游戏、抱着学不进去的心态低效率学习。其实心理之疫最早可以算到年前两个月,自上次记录保研后综合征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认真地调整心态。心理变动大体可以用几步概况:

  • 保研了大家都在玩我不想干活学习
  • 人家去公司实习一天好几百,我实习这么久了都没钱不想实习
  • 老板终于发钱了,有钱可以浪了哈哈哈
  • 同学什么时候考研结束啊,没人陪我玩
  • 终于可以和考研的同学玩了
  • 大家都放假了我还在实验室不想学,玩游戏吧
  • 放假回家了还学什么
  • 推迟开学了啊,学不进去啊
  • 开组会被狠批,痛定思痛,高效率学习一周
  • 上周太累了,我想快乐学习,高效率学习,那么累顶不住
  • 组会被批没进展
  • 高强度工作
  • LOOP
      本来期待的是回北京之后,可以高效地完成毕设,提前步入科研的节奏。可是一场疫情下来,我心里的懒惰被放大了,反正别人也看不到,反正毕设总能做完,反正活干不完也有师兄兜底,反正挨骂也不会少几斤肉,反正…君子慎独,我怀小人之心,行君子所为,太累了,可如果被别人觉得我是小人,那我是万万受不了的,可我又做不到彻彻底底当一个君子。没那个自制力和执行力,只好适当地内省一下敲打自己,期待疫情结束的时候,我的心理也能更加强健。

尾声

  假期读书计划没有完成,三分钟热度看纪录片了解政治金融资本的故事也没学到什么东西,代码模块没有完全看懂,算法相关研究工作没有调研彻底,论文还没开始写。
和中学朋友聚了好多次,聊得话题也越来越现实,入职,生活,工作,二战,复试,赚钱,结婚,未来。 “英雄联盟?上网?呵呵”。已经长大了的人,不会在留言板留“青春有你,真好!”,不会在说说下面评论高强度互动,不会专门办黄钻去看访客,不会因为妹子没回消息而灵魂讨论“她是不是不在乎我”,不会再偷偷视奸前任伪前任的动态微博。偶尔翻回去看看当初在互联网上留的痕迹,总是会被不成熟的自己逗笑。
夏天快来了,要穿学士服了。